探索春秋战国时期的越国是如何灭亡的(6)
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1-10
  • 编辑:asd123
  • 来源:爱历史

我团九连主攻排立即攻入大楼,逐层消灭了各房间的残敌。接照预定的攻击路线,我团攻击部队成两路纵队沿公路两侧搜索攻击前进。

我连和八连紧随九连侧后两翼,清剿着躲藏在建筑物内的零星残敌和街道角落里的游兵散勇,向前攻击前进。为了更好地协调和指挥部队,邹营长身背对讲机,一边指挥巷战,一边掌握各连的战斗进展情况。

 

1979年3月31日,瑞典共产党副主席阿克赛尔松参观百色俘管所后,感慨地说:“这次访问,对我来说是有意义的,在我一生中是一个难忘的经历。你们这里的收容所不像二次大战时期的俘虏营,这里的俘虏营是很感人的。我回去以后,我一定要报道我见到的情况。”

话说回来,还是我们七连最幸运。在一条街区上,我们与一个连的越军遭遇,两军短兵相接,强弱立刻分明。越军一见佩戴红星红领章的我军,立即慌忙开了几枪,撒腿就往街道两旁的房屋和小巷里钻。我连在前开路的机枪手大开杀戒,两人一组并排火力追逐,跑的稍慢一些的,就丧命在弹雨里了。正在我们全连分组追歼分散潜逃的越军之时,从拐角一座建筑物里射来一串子弹,打的我和连长的脚下一股青烟,我立即带几名战士向那座房子摸去。接近门口时,我示意其他人准备手榴弹。在我投出手榴弹的同时,数枚手榴弹一起飞进屋内。

热门文章

推荐阅读

点击排行